中华大帝国_第163卷_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
????
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
?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 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亚博体育ios官方下载? 亚博平台官网? 武侠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仙侠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都市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言情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历史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军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科幻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灵异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同人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竞技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两性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亚博体育装饰官网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官场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现代文学? 重生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幽默笑话? 经典名着? 诗歌散文? 全本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中华大帝国第163卷 作者:大肥羊 时间: 2014-9-20 18:28:00

第六十一节 爬雪山

  印度的人眼里。阵地前面还是一片开阔地。等到。探照灯进行巡视。只要几个人进行监视就可以了。其他一天。在印度人眼中。军人实际上是非常卑的职业。只有没有活路的人才会去当兵。

  但是他们没有看到。前方几百米的阵地上。血犹未。战士们的战斗意志被压缩到了极点。只要一个信号就能彻底爆发出来。在这之前。没有人会动弹一下。军令如山。这些信念已经被刻在战士们的。无法分离

  一枚红色的信号弹出现在天空。于是在经过了一天的潜伏之后。战士们纷纷起身。。地还有几十米。手中端着饭碗。等到他们匆匆回到阵地上的时候。他们惊讶的发现。中国军队距离他们不到一百米了。

  重机的声音刺耳的响了起来。随后又是一重机开始加入了阻击的行列。但是在如水般的中国士兵面前。这些重机。只能稍稍延缓一下中国军队的进攻势头。随后当地一个中国士兵冲到印度阵地之后。战争的胜败不再是个问题。而取得什么样的。以及所要付出的代价。

  “不要保守。要马上将队伍到印度军队的肚子里面去。拦路的印军不要管。马上给老子冲进去。捣个稀巴烂挥着驳壳指挥队伍向里面杀。虽然潜伏的第一偻损失惨重。人员伤亡大半。不高还是迅速地撕开了印军的防线。。u。极点的计划。不过在全歼西南线印军之前。这些计划才

  好在印度人十分的乖巧。看着汹涌而入的中国军队。竟然有些失去了主张。有些甚至直接打起了白旗。很快的更多的印度人看头尾的中国军队。十分明智地选择了投降。秦宝川的辛这才掉了下来。本来他制定了这种大胆前进。不顾两厢的战术是十分危险的。如果有那种战斗意志较强的军队。就会造成巨大的伤亡。但是他认为。印度人是不具备这种战斗力的。只要他们看到敌人的数量大于子弹的数量。就会自动认为自己已经战败。~

  于是在秦宝川将军的大胆前下。印度的西南线防守出现了雪崩。一环接一环地被第八军击溃。再以不到6万人击溃了印度2军队之后。秦宝川见到了第二道防线。高高的雪山。这些雪山的海拔高度在[年不化的坚冰。第八军似乎无法继续前进。除非上了翅膀。但是在蓝天下。就连那些翱翔地雄鹰也没有办法飞过山顶。只有偶尔经过的大群飞机。才能勉强飞过去。

  看着只云霄的雪山。秦宝川咬了咬牙。对副官喊。今天要练练胆。翻过雪山尝尝印度娘们的味道。”第八军的大部分人好多人以前从未见过大雪山,更不用说爬了。一开始见到雪山。的确非常壮观。白雪皑皑,一片银色。雪连天,天连雪,全是雪的世界。在山脚下。是一群密密麻麻地小黑点。五万名勇敢的第八军将。>畏的准备出发。

  “把这个喝下去。”秦宝川手拿一碗红彤彤的辣椒油。眼睛已经被刺的红了起来。了一下鼻涕。一一。只觉得喉咙口好像被火烧了一样。那剩下的一半实在喝不下去。旁边的副长。省心爱的别喝了。你平时一辣都不吃。这半碗给我好了。我是四川人。这点辣不算啥。”

  “放:一声把碗摔了。大声吼道:”是爷们的跟老子做。卵子没带的立马回去。老子不要这么熊的兵。咱丢不起那人。是秦宝川就是站直了看着自己的兵。

  军长亲自做了表率。接下来就是师长团长。那只普。在中国的军队里面有一个很奇怪的传统。如果有什么苦的话。必须遍才行。所以大部分的时候。中国军队里面的将军都十分年轻。除非去了其他文职部门。要不然个顶个都是强悍无比的家伙。秦宝川正是里面最出格的一个。

  喝完了辣椒油。

  面马上想起了压抑的咳声。虽然有些人已经咳得直不血丝。可是仍然听不到大声咳的人。在雪山上大声咳。就会命。一一。在这种严苛的物理条件下。如果对自己的军队缺乏信心。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冒险的。

  秦宝川间大部分人恢复了正常。点了点头。率先走。走向不可预知的未来。当后赵刚知道亲报纸船的壮举之后。题字鼓励“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月换新天”。但是在这一时刻。秦宝川的心中。确实是一点底都没有。看着几乎要下来的山峰。秦宝川咬紧牙关。凭借自己坚忍不拔的毅力过去。在他的身后。是第八军英勇无畏的五万名将士

  可真正爬起来,却一点也不觉得美了。大雪山被当地老百姓叫做神仙山。他们告诉中国军队,只有神仙才能登越大雪山。如果你能在山上张开嘴,山神就会把你掐**。总之,大雪山是一座不可思议的山。鸟儿都飞不过去。人最好是别靠近它,但无畏的中国军队却偏偏要与命运抗争。

  经过了半的行军。秦宝川终于到了大雪山的跟前,从山下就可看到覆盖山顶的大雪,而且看上去这一大片一大片的积雪并不远。开始人们根本意识不到要爬这么高。数月高原作战。每个人都筋疲力尽。原来百三四十斤的壮汉。都变成了百余斤的排骨男。

  爬山起初似乎还很顺利,后来突然进入了冰雪世界。雪山刺得人们睁不开眼睛,又没有路,人们在冰上滑行,摔倒了,要站起来。浑身无力,有的就这样永远地躺倒在雪山的怀抱里。成为一座凝固的冰雕。有些战士一脚踩空,掉下了万丈深渊,可是自始至终都听不到这些战士们的叫喊声。一种无形的精神力量鼓舞着他们,这种力量甚至可以打败对死亡的恐惧,远远看过去,在夕阳的照耀下。第八军就像是万手万脚的妖神,在一点一点的爬上雪山的顶峰。

  在紫城,赵刚心绪有些不安,坐在位置子静静的看着地图,这是一张巨大的世界地图,亚洲的大部分被一片生机盎然绿色所覆盖,但是在有些地方。却仍然被米黄所遮盖。赵刚陷入了沉思,开始思考如何解决这个难啃的南亚次大陆。

  书桌上的文件一封比一封急,在加大了进攻力度不到2,效果就出来了。部队的伤亡率直线上升,2的伤亡人数竟然比前一个月的还要多,虽然日本人的伤亡占了一半,但是一天伤亡一个整编师,这种损失在历次的大战中都是罕见的,更令人感到沮丧的是,战线虽然前进了,但是这种前进是平推过去的,印度人只是放弃了一部分阵地,就连瞎子都能看出来,印度人的后劲还不少。

  “看来,戴着白手套是没办法打赢战斗的,也是该出出血了。”赵刚权衡再三,最后还是决定不怕牺牲尽早结束这场战争。在某种程度上,赵刚是很不愿意下这种决心的,这种做法通常都是一时之勇,对以后的山河社稷危害极大。不谋万世者不足以某一世,不谋一世者不足以某一时。身居上位赵刚战战兢兢,每逢碰到这种需要人民做出牺牲的关头,都会左右为难。

  这并不是因为赵刚的做法会遭到其他势力的反对,实际上只要是赵刚提出的,基本上就是定居,除了那次退位失败,其他时候赵刚的建议都会全票通过,这实际上是危险的信号。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一个人可以通过其他人的反应得知自己做的事情是对是错。但是现在,赵刚已经收不到任何反对意见,也就不可能通过其他人来纠正自己的错误,在这一点上赵刚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自己不是神,虽然凭借对历史的熟悉做到了一些事情,可是如果没有自己身后那股推动历史进步的大,那自己实际上做不到什么,神不过是其他人的臆想罢了。

  “报告,南线指挥部急电,第八军击溃西南线印军,现在已经奉命进大雪山,准备千里行军直印军腹地!”

  “啊!?”听到这个消息,赵刚心中又惊又喜,猛然站了起来,仔细地看着地图,一边上早有参谋知机,将大雪山的位置标了出来,供皇帝陛下参考。

第六十二节 过草地 上

  好好!最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赵刚眼,刚才的愁苦已经不翼而飞,在他的想象中,甚至可以看到印军后路被断,首尾不能相顾,被中国军队一举击溃的惨状。实际上这种战法在之前的突袭美国太平洋舰队上用过,中国的特混舰队绕了一个大弯,然后冒险从南端递近美国太平洋舰队,一击直接击溃美国人的战略核心。

  有的时候,打击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打败敌人所依仗的最强实力,而在这场中英印大战中,英印所依赖的并不是战斗力超群的部队,而是以为牢不可破的雪山链锁,只要从最强处入手,直接翻越西南线的大雪山,将印军的心理屏障直接破掉,这种影响远远大于消灭十几万印度士兵要来的巨大。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门外传来萧小燕的声音,声到人到,萧小燕穿着一身鹅黄的长裙走了进来,那些参谋见状,纷纷走了出去,只留下两个人在书房。

  “小燕子,你不知道,我们的第八军正在翻山越岭,准备直印军老巢呢。”

  萧小燕的神情严肃了起来,看着地图上一个小小的鲜的红旗,幽幽地说道:“恩,我知道八路军都是好样的。”

  经过了五天的艰苦跋涉,秦宝川将军终于将大雪山踩到了脚底下,看着身后蜿蜒的队伍,他有一种自豪感,这种壮举也许只有当年汉尼拔翻越阿尔卑斯山能够相媲美吧。作为历史经常挂科的不良学员,自然想不到汉尼拔故事地详细情况。翻越阿尔卑斯山之后,9万步兵、1万2千骑兵

  和几十头战象组成的汉尼拔地大军只剩下2万步兵,6千多没有马的骑兵和一头战象。

  当然,就算秦宝川将军知道这个结果,也无法改变他的想法,秦宝川的偶像就是开国皇帝赵刚,勇猛大胆而又不遵循俗套。最后这种影响造就了一个比较可怕的将军,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就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爬雪山不是这位将军地第一次疯狂表演,当然了也不大可能是最后一次。

  爬过了雪山之后,挡在第八军面前的是茫茫的草地,其实就是高原地,为泥质沼泽。它的形成原因很多,主要由于大雪山形成的雪水融化形成的一条大河起到了重要作用。河道迂回曲折。叉河横生,地势低洼,水淤滞而成沼泽。经年水草,盘错节。结络成片,覆盖水。

  沼泽生长的植被主要是藏嵩草、乌拉苔草、海韭菜等,形成草甸。草甸之下,积水淤黑。泥泞不堪,浅处没膝,深处没顶。远远望去,似一片灰绿色海洋,不见山丘,不见树木,鸟兽绝迹。人烟荒芜,没有村寨,没有道路,东西南北,茫茫无限。人和骡马在草地上行走,须脚踏草丛部,沿草甸前进。若不慎陷入泥潭,无人相救,会愈陷愈深,乃至被灭顶没。草地区域气候恶劣,晴空雾变幻莫测。

  这条河叫做沙河,在西游记中被比喻为羽不能浮的可怕河,就连唐三藏这样的人也没办法过去,最后只能用九个前世地骷髅头做成渡船,才平安的渡过了沙河,西游记是神话故事,不过也说出了沙河的凶险,九死一生!第八军能顺利的通过这个可怕地沙河吗!

  这种荒原意味着没有补给,也许电报通知方位,然后派出大量的飞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即便是印度军队得知了第八军的位置,也很难挡住减员过半的第八军,作为国内有名地主力军,战斗力可不是阿三们所能相比的。然而再仔细思考后,秦宝川决定,无线电静默,只开接受电波,不发报以避免暴目标,在秦宝川的脑海里是没有失败这种字眼的。

  第八军过草地之艰难,是后人难以感受到的,首先是行难。茫茫草地,一望无涯,遍地是水草沼泽泥潭,根本没有路。人和马必须踏着草甸走,从一个草甸跨到另一个草甸跳跃前进。或者拄着子探深浅,几个人搀扶着走。这样,一天下来,疲力竭。过草地有三怕:一怕没踩着草甸陷进泥沼。泥沼一般很深,如果拼命往上挣扎,会越陷越深,来不及抢救就会被污泥噬。当年的第八军,往往是一

  进去后,另一个人伸手去拉,用力过猛也会被带着陷有了经验才知道,要慢慢移动身子才能上得来,或者将绑腿带在被陷进战士的间才能拉得上来。那个泥水不仅不能饮用,而且破了皮地腿脚泡过,还会红肿甚至溃烂,一下子很难好。二怕下雨。

  草甸本来就难走,天下着雨,脚底下更软、更滑,稍不慎就摔倒,掉进泥沼里去。三怕过河。草地上有不少河,有的水浅好过一点,有的河宽急很难过,如果遇着下雨更难了。身体虚弱,挨冻受饿,不住冰冷的河水刺。几乎每过一条河,即使是一米深的小河,都有战士倒下。黄克诚在他的回忆录中说:有一次,部队正在淌水过河,突降暴雨,河水猛涨,滚滚,尚在河中的人不少被大水冲走没。就这样,数不清的第八军战士陈尸草地。

  既然外部补给断绝,那么回到现实中,秦宝川发现自己的军队所携带的物资只够吃九天的,也就是说,刨除雪山的五天,每个战士只有四天的口粮。虽然荒原已经开始解冻,一些绿的小草也顽强的冒出头来,可是这些绿色只能带来好心情,不能填肚子,虽然有些水洼里面也能看到一些小鱼,不过这些鱼对于三万多名士兵来说,填牙都嫌不够。

  如果不是秦报穿之前做足了功课,第八军倒真的可能到在这片茫茫无际的大草原,出发之前秦宝川命令后勤部提供了牛皮大衣,牛皮皮带,牛皮靴子,说是为了防御寒风,到现在终于发挥了作用。但是令秦宝船所想不到的是,虽然牛皮确实可以吃,但是经过硝化处理之后的牛皮,处理起来就不是那回事了。

  “好香呀!”几十个战士眼巴吧的看着一口大锅,锅里面是切成小块的牛皮,经过了一个小时的咕嘟,略微飘出了一点味道,很呛人的酸味。一个战士迫不及待的夹起一块牛皮,用力嚼了起来,牛皮在他的嘴里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丝毫没有屈服在这人的铁齿钢牙下,周围的战士纷纷拿筷子夹了一块,脸红脖子的咀嚼起来,如果不看他们脸上的青筋,别人也许还认为,他们在吃什么山珍海味呢!

  这件事情对于第八军的伤害十分巨大,此后只要一听到牛皮,每个第八军的老兵都会一副很严肃的样子,脾气好的,将话题岔过去;脾气不好的直接骂娘”那个秦宝川王八蛋,当年骗我们吃这个,嗓子眼愣是扩大一圈,吃老鼻子苦了”

  就这样凭着一身皮衣,第八军又多支撑了三天,终于全军断粮。第二个难题又找上来了食难。为了能够多带些食物,部队一水准备的快速饼干,没有水,干吃很难受,且口渴难熬。一下雨,压缩饼干被淋了,就成疙瘩,再用开水和就成了稀面糊糊,不经饿。如果吃黏疙瘩,又难以下咽。

  凭借牛皮多捱了三天,可是草地才过一多半,剩下的的路程怎么办?断粮之后前头部队只能靠吃野菜、草、树皮充饥。有的野菜、野草有毒,吃了轻则呕吐泻肚,重则中毒死亡。这就要学会辨别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在某些时候饿得很了,就连明知道是有毒的野菜,也一起吃了,至于生死就交给老天爷了。

  某部三排饿得不行,采了一大堆野蘑菇,饥饿已久的战士们匆匆将野煮一下就大吃起来,一个战士吃了几口,不一会儿就感到头晕目眩。看看四周,二十几名战友大多已晕倒在地“不好,中毒了!”当时小战士还没来得及呼救完就不省人事了。后来听说,人们以为战士们已经死了,就把小战士们抬到路旁,并在小战士身边上一个标有“***,**人”的木标。不知过了多久,小战士慢慢地苏醒了,艰难地爬起来,战友们也先后“活”了过来。就这样,三排战士算是躲过一劫。

第六十三节 过草地 下

  边的部队还有野菜、树皮充饥,后续部队连野菜、树上,更苦。没有能吃的野菜,就将身上的皮带、皮鞋,甚至皮坎肩下来,还有马鞍子,煮着吃。有的战士饿得实在没吃的,就将别人/屎里没有消化的小块饼干或者小块牛皮,或者自己/。出来,洗了再用茶缸煮着吃。吃是这样,喝也是这样。有的战士,人、马都喝过。

  这在世界军事历史上都是少见的,那些欧洲强国的军队将领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意志在支持着这些普通的中国战士。换成他们国家的任何一支王牌军,到第八军所处的恶劣环境中去,也不会比第八军做得最好。

  断粮之后第二天,第八军凡能吃的东西都没有了,不得不宰杀坐骑骡子。秦宝川脸色阴沉,就像天边的乌云一样,将饲养员叫来问:“还有几匹牲口?”老饲养员回答:“连军长那匹白马在内,有12。宝川下令:“全部杀掉。”饲养员坚决不肯杀大白马,秦宝川说:“我也舍不得,现在连野菜都没得吃,只有杀了牲口,才能出草地。只要人在,牲口,敌人会送来的。”

  饲养员嗫嚅了一下,最后蹒跚着走了出去,很快的几声响,意味着第八军最后的机动力量消失,第八军已经由一只强大的机械化军变成了一只纯步兵整编师。秦宝川手攥得紧紧,指甲刺破了皮肤也不知道。半响才低下头,背对着众人。

  “军长。其他的我都杀了,能不能留下大白,它只吃草不吃粮食,还能背几个病人,留下它吧。”饲养员悄悄走到秦宝川身边,眼睛上还带着泪花,这些牲口都是他养大地。说是自己的孩子都不为过,今天亲手杀了这么多,心情自然十分不好,到了最后见到大白马,再也没办法下手,叫其他人去杀,也无人愿意只好将这个难题交给军长处理。

  “混蛋,大白能救多少,最多三个。把它杀了吃。最少能救一百个。好,你不去杀我去!”秦宝川说完,气鼓鼓地走到临时马厩,他的那匹大白马还在垂头吃草。见秦宝川来了。伸出舌头开始他的头,秦宝川一只手抚摩马脖子,经过了雪山草地之后,马脖子上都是伤痕。只有那双大大的马眼依然精神。在秦宝川的抚摩下,白马惬意的打着响鼻,舒舒服服的闭上眼睛,

  “乒!”一声响,白马身子一颤,眼突然睁开,在秦宝川脸上停留了片刻。马眼中的神采消失,僵硬的倒在地上,头上多了一个弹孔,汩汩的出了鲜血。秦宝川面容狰狞,扑到马身上开始喝马血,片刻之后站了起来,脸上全是鲜血,越发狰狞了。

  “马上接马血,快!”秦宝川的声音突然暗哑下来,一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来,也不知道是马的血还是他自己的血,身子慢慢的倒了下去。旁边人马上分成两队,一队扶住了秦宝川,一队去接马血。马血很快接完了,但是秦宝川直到半晚才醒了过来。

  这样,把牲口杀了,他们军团部只留一点杂碎,全部分给各连队了。就是这点,救活了许多第八军战士。饥饿和疾病威胁着每一个人的生命。许多战士在战场上没有倒下去,却在草地里默默地死去。死亡越来越多,后边的人无须向导,顺着络绎不绝的尸体,就可以准确地找到行军路线。

  草地天气,一三变,温差极大。早上,太阳出得晚,很冷;中午晴空万里,烈炎炎;下午往往突然黑云密布,雷电加,暴雨冰雹铺天盖地而来,或者雾雨朦胧;夜间气温降至零摄氏度左右,冻得人们瑟瑟发抖。第八军战士的皮衣吃地干干净净,到了现在后悔也晚了!

  为了御寒,各人穿戴五花八门:穿着厚衣的有之,穿着单衣或夹衣的更多;裹着毯子的有之,更多地是披着各种兽皮;头戴草帽斗笠者有之,顶着油布、打着雨伞者不少;脚穿皮鞋或兽皮靴子的有之,仍然穿着草鞋甚至赤脚的也不少。太冷了,有的就喝点酒或咬点辣椒驱寒。但酒辣椒都带的少,不够用,两三天后也没有了。这样在泥沼草地行军,真可谓“饥寒迫,冻馁加。”

  在草地的几天里,脚是的,

  地,到了宿营地,地是的,柴草是的,身上几过,能冻死人。饥寒、疲劳、疾病夺去了许多战友宝贵的生命。帅在回忆录中写道:过草地那些日子,天气是风一阵雨一阵,身上是干一阵一阵,肚里是一顿饥一顿,走路是深一脚浅一脚。软沓沓,水渍渍,大部分人过来了,不少人却倒下去了。

  到了晚上还有一件难事就是宿营难。草地净是泥泞渍水,一般很难夜宿。行军到了傍晚,往往要找一个土丘、河边、高地,比较干一点的地方宿营。如果找不到比较干一点的地方,就只好在草地里宿。怎么宿?或者就地而卧,或者坐着打盹,或者背靠背睡一会。女战士往往两人依偎在一起,这样还暖和一点。若有块油布用树枝架起遮挡风雨,就算是很好的条件了。有时晚上风雨加,用树枝架起的油布,既遮不住风雨,也挡不住寒冷,就会在风雨淋浇之下熬过一夜。在草地里宿还担心睡着后,跌倒或滚到深水泥沼里去,这样就没命了。因此,有时几个人轮“值班”以免发生不幸。

  但是,夜晚太冷了,第二天一早起来,往往会看到草地上长眠着一些战士,甚至是跟自己背靠着背休息的战友。红1军团有一个班,就是这样整整齐齐地两人一组,背靠着背,怀里抱着支,像睡了的样子就再也没有醒过来。红一方面军有个收容队。过草地,每天都有掉队的。饥饿、寒冷,加上缺医少药,伤病员有增无减。当时既无医院,又没那么多担架,完全靠每个伤病员拄着子,尾随着部队走。每天掉队的有三四百人,其中大多数都跟上队伍,但也有不少战士跟不上,跟不上的后果就是死。

  晚上宿时,掉队的战士三五人一伙背靠着背休息。第二天,收容队战士去叫他们时,一推一摸,他们的身体完全冰冷僵硬,他们就以这样的“睡姿”离开了这个世界。特别是快走出草地的最后两天,像这样静静地长眠在草地的是成片成堆,多达几十人。

  在这样极端恶劣的环境下,第八军官兵凭借招贴一般的纪律,在军长秦宝川的带领下,不抛弃不放弃,以巨大的精神力量战胜了自然界的困难,终于在死神的威胁下夺路而出。就连万古不化的雪山草地,也在第八军的意志面前退缩了。

  不过正如汉尼拔翻越阿尔卑斯山的壮举一样,第八军的损失已经不能用惨烈来形容,全军六万人中只有一万三千人活了下来,而且这些人身体虚弱,脚步蹒跚。身上除了一枝步和五十发子弹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武器,甚至比不上国内的一只二等师。在草地边缘做了短暂的休整之后,秦宝川将军用力挥手,第八军这只铁军又向前进。

  在紫城,赵刚的眼睛盯着几张照片,这是最新研制的间谍飞机带来的图片,在照片上,第八军将士的尸体间或可见,为了不惊动印度军队,这些拍摄都是偶尔拍摄所得,不过即便是一点点也让人惊心,一支军队通常在损失十分之一后就会崩溃。损失三分之一仍然坚持作战的就可以成为王牌,在中国这个比例可以高达五成,但是即便是以最乐观的标准来看,第八军的死亡人数也到了三分之二,如果以伤亡率来计算最少也达到了9成,而如果这支军队还没有崩溃,那只能说这支军队的战斗意志强大到了人的极限。所以尽管在心中还有一点点的期盼,可是赵刚也只能将视线转到中印东线的战场上。

  在第八军失踪半个月的时间里,印度军队后退了几十公里,中国军队的进展十分不顺利,部队的伤亡直线上升,由于缺乏坦克等重武器(无法空运重型坦克),战争变成了无休无止的战壕战,双方都是伤亡惨重,也许中国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是那样的皮洛士的胜利不是赵刚追求的目标。

  “报告,南线前指急电,我第八军突破西南线天险,已经出现在印度的腹地旁遮普邦,印军前线全面崩溃,我军已趁势展开追击。”门外传来传令兵兴奋地声音,赵刚霍然而起,大声喝道:“万岁,第八军”
( ← ) 上一卷  中华大帝国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亚博体育装饰官网《中华大帝国》是一本完本军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请关注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的“完结军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专栏或全本亚博体育装饰官网排行榜。
中华大帝国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