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大帝国_第62卷_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
????
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
?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 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亚博体育ios官方下载? 亚博平台官网? 武侠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仙侠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都市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言情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历史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军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科幻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灵异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同人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竞技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两性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亚博体育装饰官网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官场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现代文学? 重生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幽默笑话? 经典名着? 诗歌散文? 全本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中华大帝国第62卷 作者:大肥羊 时间: 2014-9-20 18:28:00

第十四节 美国陆军-无能的代名词下

  军不同的是,东路军的进展十分顺利,面对人数众多锋部队主将伦纳德-伍德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军事才能,急行三百余里,悄悄的抵达了距旧金山一百多里的博蒙特要

  博蒙特要的十里外,有一座凉亭,因为凉亭周围都是柑橘,所以当地人都管它叫橘厅,着酷热的热风,两个穿着黄呢制服,戴着大鹰徽高帽,举着黑一双筒望远镜的军人,正朝风吹来的方向仔细观望。

  高鼻宽肩、脸上棱角分明的年轻人道:“看军旗应该是第5,以前这支军队战绩如何?。”

  另一个属于看似四五十岁,细看七八十的,总之土埋半截的老头。应了声:“没有任何历史战绩,战旗上没有任何装饰,估计是新编的军队,他们好像要吃饭。”

  “在吃饭,那太好了,制高点是六里外一个小村,控制它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然后就可以架设火炮轰击。你有什么意见吗?”年轻人看同行的伙伴表情奇怪,不由问道

  “不管怎么说,起码的骑士道还是要遵守吧,要堂堂正正的在战场上决一雌雄,偷袭别人是不道德的。尤其是在对手进餐的时候。”

  老人的话说完了,伦纳德决定给老人好好上一课,开开窍。

  “老东西,不,老人家。我听说过很久以前中国有一个国君,他和别国开战。敌人渡河时他不打,敌方战士不强壮的不打。结果被人打得大败,连自己地国家都没了。你觉得这个国君好不好?”

  “此人乃是吾辈楷模”老人一脸神圣,好像圣徒降世。

  真是一个冥顽不灵的家伙,伦纳德心里大骂,嘴上却笑着解释

  “这个国君现在名留青史,但不是作为楷模,而是作为最大地白痴。打了败仗,说的再漂亮也没用。反过来说,打了胜仗,说什么都成。老人家,你该不是想遗臭万年吧?”

  老参谋长脸变得青了,眼睛变绿了,全身的都竖起来,即将完成兽人第一阶段狂化。见势不妙,伦纳德急忙转移话题

  “各团备好了吗。参谋长阁下”

  老参谋长几乎是本能的回答道

  “已经准备好了。师长阁下。”

  “那就好,十分钟后准时开始行动,先控制制高点,之后骑兵突袭。如敌人惊慌失措,则步兵一团,二团替进攻。不论任何情况下,一旦敌人稳住阵脚。必须替掩护撤退。”

  西班牙军队对这一切毫不知情,将支放好排成整齐的行列,准备开饭。这其中就包括了李奇蒙德,一个西班牙牧羊人。当美国人的炮火铺天盖地的砸下来时,李奇蒙德被吓得面无人

  可以设想一个普通士兵,在这场袭击中会有什么感受。他处身于1多万人之间,放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密密麻麻地人海。他一直生活悠闲,原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到战场上来。

  他知道马上就要爆发一场血战,自己很可能会战死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对面的普军到底有多厉害,他没有把握。但是不久前发生的战斗,听说自己这边死了很多人。

  想起这些,李奇蒙德的紧身高度紧张。而周围人口密度偏又如此之大。这不但不会缓解他的压力,只会得他更紧张。恐惧在人与人之间是可以互相传递、互相加强的。这种恐惧像是一层薄纱屏蔽了李奇蒙德的感觉,一切都像在放慢镜头。好像还有军官在大声喊些什么。

  有些军官的话他听不懂,即便有些军官和他同一语言,他可以听地懂,却很难理解。他听到的最多的好像是:“大家顶住,把他们打败。”可是里奇蒙德却不敢按照这个说法去作,他的手上自拿了一个装饭地碗,连一个手榴弹都没有他所知道的就是后撤,拿到再说。

  好,向后转,李奇蒙德开始大步开跑。他知道,美军就在他们背后,随时可能向自己冲锋。想到这里,李奇蒙德加快步伐。自己还有要买那九头羊呢,可不敢随便死了。

  他跑的快,周围的人也就不由自主地跟着快起来。而眼看到周围的人越走越快,李奇蒙德心里自然也越来越恐惧。这是一个糟糕的正反馈。不难料想,如果任由这个正反馈发展,结局一定是大家集体奔跑。

  幸好,有外力来打断这个恶循环。这个外力就是指挥官。第五军的基层指挥官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他们坚定不移的执行了长官的命令,在这些镇定地指挥官面前,新兵的溃逃被阻止了。而且这些新兵很快就有了自己的武器,有了武器后,绵羊也具备了狮子的杀伤力。

  李奇蒙德也拿了一杆,一接触到,李奇蒙德里可恢复正常。深一口气,就像抱着睡的婴儿一样,李奇蒙德稳稳的抬起,锐利的眼睛开始搜索目标。过了一会儿,李奇蒙德找到了第一个目标,一个美国指挥

  是一个长得很英俊的炮兵中士,年轻,乌黑发亮的头和,命中注定的贵族坯子。

  李奇蒙德通过准星注视着这个青年。

  “多可惜!”李奇蒙德说“杀戮是丑恶的,你这个下等的牧羊人,你瞄准这个家伙,毫无疑问是个贵族,也许自己以前的雇主蒙博托见到这样的贵族,也要低头行礼吧。你想象一下,他是一个高贵的人,勇敢有为,有父亲,母亲,有一个家,可能还在谈恋爱呢,他至多不过二十岁,做你的兄弟还嫌小!”

  李奇蒙德有些汗水顺着额头下来,中午的太阳有些热

  “是呀。”李奇蒙德又想“他也是一个活生生地人。算了,不要打死他吧。”

  但是,看到周围的人血横飞,李奇蒙德心里面有一个声音告诉他

  “该做地还是要做。”

  一滴的汗水慢慢的顺着额头下,愉快地爬过李奇蒙德那短的眉毛,慢慢的挂在眉毛上,李奇蒙德觉得眼睛里面有些酸的。余光看到水珠越来越大,即将滴下…

  四周静得出奇,几乎是在汗水滴下的同时,李奇蒙德用力地扳动扳机,然后闭上眼睛。与此同时,那滴汗水飞快的越过眉毛组成的深林,纵情的飞翔大地,它是高兴的,然而它突然发现身边多了几个伙伴。汗水有些奇怪的问道“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后来的水珠就纷纷回答道“我叫杀戮”“我叫死亡”“我叫生命”

  接着。这些水珠纷纷落地,跟他们一起进入大地母亲怀抱的,还有一个人。

  那中的身子转了两下,两臂前伸。脸仰着,好象要点空气,然后身子轻轻地跳了一下,轻盈的就像一个云雀一样,最后倒在地上。子弹穿透了他的膛。带走了所有的希望。李奇蒙德可以看到从他地口直标出一股鲜血,他知道,这个场景将陪他一辈子。直到他化为尘土。

  伦纳德则是意气风发,现在美军的进攻极为顺手。西班牙军队受到突袭后队形混乱,反击的力量极为薄弱,短短的十分钟部队已经缴获了三个联队地队旗,并将西班牙军成功的分隔为两部分。照这样的形势发展下去,很可能上演以少破多的经典战役。

  西班牙人在虽然在左翼建立了防线,但是以伦纳德的眼光来看,这个防线就像一个气球一样脆弱,伦纳德已经下令投入师直属预备队,一举摧垮西班牙军可笑的抵抗。

  果然,西班牙军的防线被突破了,普鲁士军队又前进了一公里左右,伦纳德决定将司令部提前,以方便指挥军队。在伦纳德看来,他是上天派来地,必然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李奇蒙德像一块岩石一样,趴在一座羊圈里面,周围都是山羊。透过羊圈的隙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就在刚才,普鲁士人发动了一次凶悍的进攻,李奇蒙德所在的部队被撕裂了,李奇蒙德只好先躲到羊圈里面。外面的声一阵紧过一阵,李奇蒙德把头埋在地上,只想就此睡去,离这该死的战场。

  过了十几分钟,声逐渐减弱,战场好像又向后移动了很远。几个美国人曾经进入羊圈搜索,但是羊圈里面的羊无辜的样子骗过了他们,普鲁士人又离去了。

  李奇蒙德小心翼翼的透过隙向外看去,他发现羊圈周围全部都是美国人,穿着黄的军服,一样望去黄黄的一片。

  离他两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群人,看样子是军官,他们身着呢料的制服向这里走来,正中一位军官肩上顶了一个很大的星星。这星星李奇蒙德曾经在军长身上看过,看着这些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李奇蒙德不由得提起了手中的

  “你这个蠢家伙,你会没命的”

  “快放下,等人走光了,赶着几头羊回家吧”个手指头

  “那么多同伴都死了,你难道不珍惜生命!”

  “砰”硝烟散尽

  李奇蒙德松开了最后的那个手指头,18988月12,美军东路军出现了第一个死亡的将官,他死于一个西班牙牧羊人下。

  于是在接连损失了两位有经验的将军后,美国的军队彻底的放弃了进攻,开始了防守。实际上美国士兵的胆子已经被吓破了,每天都会有上千的申请,提出自己不适合当兵,请求军医大人开恩,盖章放行。

  陆军的无能表现,让美国人一片哗然,于是美国人民的目光十分自然的转到了美国海军头上,如果再来一次马尼拉那样的胜利,将敌人的海军全部消灭,那么几十万敌军在没有给养的情况下,也只能是束手就擒了吧。

  带着这种期待,美国海军开始了紧张的准备。

第十五节 独立宣言的作用

  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其赖以奠基的原则,其组织权力的方式,务使人民认为唯有这样才最可能获得他们的安全和幸福。为了谨慎起见,成立多年的政府,是不应当由于轻微和短暂的原因而予以变更的。过去的一切经验也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是尚能忍受,人类都宁愿容忍,而无意为了本身的权益便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但是,当追逐同一目标的一连串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发生,证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并为他们未来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这就是这些殖民地过去逆来顺受的情况,也是它们现在不得不改变以前政府制度的原因。当今大不列颠国王的历史,是接连不断的伤天害理和强取豪夺的历史,这些暴行的唯一目标,就是想在这些州建立专制的暴政。为了证明所言属实,现把下列事实向公正的世界宣布--

  他拒绝批准对公众利益最有益、最必要的法律。

  他止他地总督们批准迫切而极为必要的法律,要不就把这些法律搁置起来暂不生效。等待他地同意;而一旦这些法律被搁置起来,他对它们就完全置之不理。

  他拒绝批准便利广大地区人民的其它法律。除非那些人民情愿放弃自己在立法机关中的代表权;但这种权利对他们有无法估量的价值,而且只有暴君才畏惧这种权利。

  他把各州立法团体召集到异乎寻常的、极为不便的、远离它们档案库的地方去开会,唯一地目的是使他们疲于奔命,不得不顺从他的意旨。

  他一再解散各州的议会,因为它们以无畏的坚毅态度反对他侵犯人民的权利。

  他在解散各州议会之后,又长期拒绝另选新议会;但立法权是无法取消的,因此此这项项权力仍由一般人民来行使。其实各州仍然处于危险的境地。既有外来侵略之患,又有发生内之忧。

  他竭力抑制我们各州增加人口;为此目的,他阻挠外国人入籍法地通过,拒绝批准其它鼓励外国人移居各州的法律,并提高分配新土地的条件。

  他拒绝批准建立司法权力的法律,藉以阻挠司法工作地推行。

  他把法官的任期、薪金数额和支付,完全置于他个人意志的支配之下。

  他建立新官署,派遣大批官员,騒扰我们人民。并耗尽人民必要的生活物质。

  他在和平时期,未经我们地立法机关同意,就在我们中间维持常备军。

  他力图使军队独立于民政之外,并凌驾于民政之上。

  他同某些人勾结起来把我们置于一种不适合我们的体制且不为我们的法律所承认的管辖之下;他还批准那些人炮制的各种伪法案来达到以下目的:

  在我们中间驻扎大批武装部队;

  用假审讯来包庇他们。使他们杀害我们各州居民而仍然逍遥法外;

  切断我们同世界各地的贸易;

  未经我们同意便向我们强行征税;

  在许多案件中剥夺我们享有陪审制地权益;

  罗织罪名押送我们到海外去受审;

  在一个邻省废除英国的自由法制,在那裹建立专制政府,并扩大该省的疆界,企图把该省变成既是一个样板又是一个得心应手的工具。以便进而向这里的各殖民地推行同样的极权统治;

  取消我们的宪章,废除我们最宝贵的法律,并且根本上改变我们各州政府的形式;

  中止我们自己的立法机关行使权力,宣称他们自己有权就一切事宜为我们制定法律。

  他宣布我们已不属他保护之列,并对我们们作战,从而放弃了在这里的政务。

  他在我们的海域大肆掠夺,蹂躏我们沿海地区。焚烧我们的城镇,残害我们人民的生命。

  他此时正在运送大批外国佣兵来完成屠杀、破坏和肆的勾当,这种勾当早就开始,其残酷卑劣甚至在最野蛮的时代都难以找到先例。他完全不配作为一个文明国家的元首。

  他在公海上俘虏我们的同胞,强迫他们拿起武器来反对自己的国家,成为残杀自己亲人和朋友的刽子手,或是死于自己的亲人和朋友的手下。

  他在我们中间煽动内,并且竭力挑唆那些残酷无情、没有开化的印第安人来杀掠我们边疆的居民;而众所周知,印第安人的作战规律是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格杀勿论的。

  在这些迫的每一陷阶段中,我们都是用最谦卑的言辞请求改善;但屡次请求所得到的答复是屡次遭受损害。一个君主,当他的品格已打上了暴君行为的烙印时,是不配作自由人民的统治者的。

  我们不是没有顾念我们英国的弟兄。我们时常提醒他们,他们的立法机关企图把无理的管辖权横加到我们的头上。我们也曾把我们移民来这里和在这里定居的情形告诉他们。我们曾经向他们天生的正义善感和雅量呼吁,我们恳求他们念在同种同宗的份上,弃绝这些掠夺行为,以免影响彼此的关系和往来。但是他们对于这种正义和血缘的呼声,也同样充耳不闻。因此,我们实在不得不宣布和他们离。并且以以对待世界上其它民族一样的态度对待他们:和我们作战,就是敌人;和我们和好。就是朋友。

  因此,我们,在大陆会议下集会地美利坚合众国代表,以各殖民地善良人民的名义,非经他们授权,向全世界最崇高地正义呼吁,说明我们的严正意向。同时郑重宣布;这些联合一致的殖民地从此是自由和独立的国家

  按其权利也必须是自由和独立的国家,它们取消一切效忠的义务,它们和大不列颠国家之间的一切政治关系从此全部断绝,而且必须断绝;作为自由独立地国家,它们完全有权宣战、缔和、结盟、通商和采取独立国家有权采取的一切行动。

  为了支持这篇宣言,我们坚决信赖上帝的庇佑,以我们的生命、我们的财产和我们神圣的名誉,彼此宣誓。“

  1898年9月1|:了《独立宣言》,作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出乎意料的没有对此做出任何解释,但是每一个美国人都清楚。《独立宣言》已经开始作出了最有力地证明。

  建国不到120,美国的独立精神就消失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存在过。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美国已经不再是哪个独立时期的美国。为自由献出一切,现在他成为了一个哙子手,将本来不属于自己地东西抢过来,而且这罪行没有逃脱,被全世界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盛顿邮报带来的伤害是巨大的,18981-8美国一共入资金23。6亿美金,源源不断的美金加速了美国地经济发展速度。而到了9月份之后,美国的资金开始恐慌的逃出,几十万大军的影响不如一张小小的报纸。

  而太平洋彼岸的中国,则开始了自己幸运时刻,大批的资金开始入。加上西班牙人带来地战利品,中国大地上出现了一派生机。

  在上海拍卖行,主持人正在拍卖,几百名商人身着唐装,等待拍卖会的开始。

  “第一批物资,是废旧钢轨75万吨,75斤/米,可以铺设的铁路,起价100元,现在开始叫价。”

  话音刚落,一个蓝衣老者就举起了手中的牌子,他是西北建设的头,今年西北要完成西(安)-兰(州)线的建设,还的一期施工,可以说对钢轨的需求极大,对这批钢轨自然是势在必夺。

  “150,150,

  不远处,一个红衣女子举起了手中的牌子,这人却不简单,本来是清朝的晴格格,后来清朝灭亡,不知道怎样,竟然将一部分人说服,开了一家公司,她自认公司总经理。本来有好些人想要找她的晦气,但是最后都不了了之,后来就有一种说法,说实际上公司的后台是总统,流言一出再也没人敢管她的事情了。

  “200,200。

  蓝衣老者气愤地看了她一下,这个小狐狸,不知道蛊惑了谁,竟然生生从军部那里要来了东北到内蒙古的铁路修建权,看来自己的如意算盘要重新开打了。

  不过令所有人都以外的是,最后这批钢轨竟然让一个年轻人以的价格拿到了手,不过还来不及遗憾,第二批拍卖物资又掀起了新的高

  “250米海军重炮生产线!”

  在北中国并不止民营实力进入军工,实际上只要拿到这套生产线,就可以成为北中国海军的固定供应商,而海军的利润有多大,可以看看辽重工,几年内翻了几番,现在占地几百公顷,真是了不得。

  “三百万,三百万,这位先生”

  “四百万”

  全场一片轰动,在这里单独一家的实力已经不能左右局势,通常是几个大家联合在一起,共同竞标。最后海军重炮生产线以六百万的价格被人买走。

  之后又进行了纺织机械的拍卖,还有一些生产设备,最后,拍卖主持人神秘的亮出了最后的拍卖品。

  一个一人高的钢铁巨物通过铁轨滑到了场地中央,然后开始了巨大的轰鸣,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开始移动起来。

  内燃机车的专利权!

  以内燃机作为原动力,通过传动装置驱动车轮的机车。主要的核心在于柴油机车,再经过了五年的漫长研究之后,柴油机研发中心的狄赛尔主任终于成功了,制成了第一台可以稳定运行的柴油机车。

  与现有的蒸汽机车相比,内燃机的牵引力更大,这样带来了更快的速度,可以由原来45公里/小时达到55里/小时,而且以后比蒸汽机更加省油。

  拍卖会的气氛达到了最高点,无数人站起身来,疯狂的开始报价。

  晴格格也报了几次价,但是很快就放弃了,看着那个断了自己财路的年轻人,晴格格愤然的跺了跺脚,离开了拍卖会,身后是烈的报价声。

  “一千两百万,请不要和我,北方重工有实力,请大家给我个面子,以后一定多谢各位!”

  “一千三百万,北方轻工实力一般,但是绝不会放弃,请各位放弃吧。”

  拍卖场的众人已经开始疯狂了,原本的斯文人,已经出了凶光,为即将到来的巨额财富作殊死一博。

  年轻人走出了大厅,低声问道:“财神爷,刚才一共买了多少钱?”

  年轻人身边的胖子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好一会才开始算,最后告诉年轻人:

  “赵总统,大约4000万左右,我5%,大约有200万,次就400,每年就是5000万,哈哈,发财了!”

  赵刚看着有些忘形的梁财神,不仅莞尔,其实这些钱虽然很多,更重要的是发了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为以后的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而这才是赵刚最想得到的。

  正在赵刚遐想之际,一个红衣佳人俏生生地走到赵刚面前,大眼睛盯住了赵刚

  “这位公子,能不能赏光到我府上一次?”

  面前的佳人肌肤省雪,体态窈窕,偏又带着一股不输须眉的英气,赵刚口而出:

  “请姑娘前面带路。”

第十六节 艳遇

  口,赵刚就觉得不妥,不过已经说了出去,也就不好梁财神待了几句。过了几分钟晴格格的手下开了一辆车过来。

  这辆车金碧辉煌,外形与马车十分类似,但是却没有拉车的马,一个人坐在前面座位上,手里执着一个圆盘,轻轻松松的驾驶着过来了。一声汽笛之后,车停在二人面前,车门打开示意两人进去。

  赵刚吃了一惊,她自然知道这是新生产出来的汽车,不过现在在国内没有几个人买,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些手段。

  “这位姑娘,鄙人赵铁,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

  “原来是武大哥,你叫小妹晴格格好了?”

  赵刚心中一愣,不由加了几分小心,难道这人是清朝的格格?

  晴格格笑了起来,却有几分凄凉之意

  “亡国的格格,能够不死已经万幸,哪里还敢奢求荣华富贵,这个名字本来我不想用,但是却偏偏甩不掉,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

  赵刚无语,轻轻打开车门,示意晴格格先上车。

  车子启动了,赵刚不觉的难受,反倒是晴格格的心悬在半空,生怕这辆车子有什么问题。赵刚见了却有意没有说话,就这样任由车夫带路。车子三转两转经过一段红色长廊,在转过一个三层的老式建筑,停在一间酒家外面。

  酒馆里地方虽然不大,却布置得很温馨。酒馆老板正在拉上一曲手风琴为客人们助兴。侍者显然知赵刚的习惯。预先准备了一瓶Trollinger葡萄酒,与本地特色菜同时上桌。红色地酒衬着绿色的拉。金黄地烤,让人在享受美食的同时尝美。这也是赵刚特别喜欢这个小酒家的地方。

  “您的菜上齐了,请慢用”侍者带着德国人特有的骄傲说道

  晴格格伸手给了侍者小费,侍者骄傲的躬身一礼,收起消费忙其他的客人去了。

  葡萄美酒夜光杯,品下一口馥郁芬芳地葡萄酒,赵刚脑海中出现许多瑰丽的画面。从古诗中的大漠孤烟,长河落,到葡萄园里阳光雨,清新自然;从丰收采摘,酿酒工人下鞋,挽起腿或起裙角爬进葡萄桶载歌载舞,到清冷幽香的酒窖,商店里琳琅目的瓶装葡萄酒。从红色的美酒到美女的红

  在美酒的映衬下,晴格格显得更加娇。向赵刚举起了杯子。

  晴格格到是十分热情,一下坐在赵刚的旁边,引来不少羡慕地目光。赵刚却知道晴格格对早上的事情心怀不,肯定有话要说。维持保持绅士风度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两个人话语投机,酒到是喝了不少。赵刚虽然很少喝酒,但酒量却很大,喝完了一瓶Trollinger之后只是微有醉意。看看天上乌云密布。想到下午还有事情,就准备结帐出门,顺便摆这个美丽却让人不安的女子。没想到晴格格伸出一只手挡住了赵刚。

  正疑惑间,只见晴格格从包里面拿出一瓶酒,这酒一拿出来,赵刚就觉得寒气扑面而来,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一时间醉意全消。四周地人都伸长了脖子看过来,有些识货的不由小声嘀咕。晴格格接着又拿出了两个玉杯,轻轻地放在两人面前,先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接下来又倾下身子,给赵刚倒了一杯。

  晴格格人本来就高,为了倒酒,人就像是折叠起来一样,人本来就是高挑美人,这有意无意的一亮身段,更显得蜂,山峰拔,长腿笔直,加上倾泻下来的秀发,半遮半掩地面容。赵刚整个人都呆住了。也听不见晴格格说了什么,被人催眠一样喝下了那杯酒。

  好酒,赵刚酒一入喉就知道这是难得一见的好酒。仿佛带着永远的祝福,又仿佛是带着无比的悔恨,无比的愤怒一起发作起来,到了最后形成了一种伤痛,一种淡淡的,带有享受的痛。而这痛最后在时间地流逝下变成了一把锋利刀,将所有的一切切割、粉碎,当无可粉碎时终于粉碎了自己。

  之后发生的一切对赵刚来说仿佛是梦境一般,喝完酒之后,两人到了晴格格的家,然后事情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在皎洁的月光下,两个人开始了抵死绵,在一阵痛呼声中,一朵鲜的海棠绽放在洁白的单上。

  第二天早上,当赵刚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上,身边晴格格十分不雅的趴在自己身上。

  不得了,赵刚都可以想象出来,上海全部军队启动,巷寻找自己的样子。如果被老婆大人知道,那就完蛋了。这几个大小老婆肯定会一起哭鼻子,然后将自己牢牢锁住。

  晴格格见赵刚一幅紧张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好笑。她已经是二十五岁,在中国算是老姑娘了,却一直眼高于顶,没有合适的人选。昨天在拍卖会上见了赵刚一面,却芳心暗动,竟然使出手段se赵刚。

  轻轻的抱住赵刚,晴格格在赵刚嘴边说道:

  “急什么,过一会我亲自去和你家老爷子说去,不管他是谁,都要答应了这门婚事。”

  说完了不觉脸上飞红,自己毕竟是姑娘家,竟然需要主动上门,真是丢死人了。晴格格不捂住了脸,却把美好的“襟“显出来,赵刚本来就有些意思,本这么一幌,马上心动神驰,把晴格格扑倒在上。

  这一胡闹,直到上三竿,赵刚才爬了起来,跟晴格格约好晚上回家,自己先作车回到了总统临时官邸。

  果然在官邸处看到了急成一团的詹天佑等人,赵刚脸上发烫。悄声地走了过去。詹天佑等人正在没办法地时候,见赵刚过来。急忙请示。

  “赵总统,出大事了,美国军队突然对我雇佣军展开进攻,在斯托克顿大败我雇佣军,我军死亡人数超过5,不过美军因为运输跟不上,也无力再展开新的攻势。现在美国人士气旺盛。我看着这便不太好打了!”

  对于这些,赵刚并不特别着急,虽然美国人战斗力不强,但反过来说土匪强盗地战斗力更差,前几次的胜利其实对美军的伤害并不大,只要不为所动,执意进攻,一定会彻底击跨雇佣兵的。

  “领兵的是谁?”

  “听说是个头少尉,叫麦克什么的?”

  “麦克阿瑟?”

  “是的。”

  赵刚地心沉了下去。麦克阿瑟,美国五星上将。出身于军人世家。

  1903年毕业于西点军校。

  1906~1907年任总统随从副官。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任师参谋长、师长,在法国战场作战。

  1919~1922任西点军校校长。

  1928年任驻菲律宾美军司令。

  1930年任美国陆军参谋长。

  1935年任菲律宾军事顾问。

  1936年被菲律宾总统任命为菲律宾。。

  1941年7月任远东美军司令。军攻陷菲律宾时,被调往澳大利亚。对美国当局执行的“先欧后亚”战略方针有不同意见。强调太平洋战场的重要

  1942年任西南太平洋盟军总司令。同年秋季开始对反攻。

  1945年9月2义,执行美国单独占领日本的任务。

  朝鲜战争爆发后,任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极力主张扩大侵朝战争。进攻中国。

  因同杜鲁门政府的全球战略方针有分歧,1951年4月被撤职。

  美国最有名的将军,如果美军由他指挥,那么现有的力量显然不够,也许,是要将另外一个棋子拿出来的时候了。尽管,赵刚并不想拿出这个棋子。他指向将这个棋子掩盖在无尽的深渊里,腐烂、发臭、以至于最后消失。

  但是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如果为了清除敌人,而把自己地手脚堵死,那这样做最后只能是与敌人同归于尽。这也是赵刚一直避免的,而近来无力统一中国的声音越来越响,也让赵刚忧心忡忡。

  “嗯,知道了,马上叫宋兵策之行虎虎虎行动,还有其它的事情吗?“

  “还有一件事情,也十分难办,就是四川总督王人文病危了,现在南方已经抢先调兵十万,看样子竟然准备等王人文完蛋之后,武力接收四川!”

  “王人文,此人与我们关系如何,不知道能不能用其他手段拉过来,打仗非中国之福呀。“

  “王人文(1863-1941)云南大理人。清同治二年生。1883癸未科进士。历任贵州潭、贵筑、开泰县知事,广西南宁平乐府、奉城锦州府知府,广西桂平梧道,广东按察使、提学使,陕西布政使,四川布政使,四川总督。其人爱民,对清朝忠心耿耿,曾经资助过清朝地一个格格开办实业,维系族人的生活。“

  詹天佑听了,却不同意,开口反对说道:

  “如今军势,我强而南弱,为什么不借这个机会一举夺下四川。如果我们陈重兵于长江沿岸,那南方必然不敢手,四川岂不是唾手可得,一旦拿下四川,长江天线为我双方共有,那么不出十年,南方必被我所灭,中华一旦统一,则可饮马太平洋,将亚洲重归我天朝管制之下,岂不乐哉。”

  笑了笑,赵刚没有说话,当初是不是就是这样想的人太多了,才会出现那么多的军阀混战,才会让中国丧失了发展地机遇。也许,有千万个理由开战,但是战争一定会得来甜美的果实吗?

  赵刚十分清楚,战争尤其是内战,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只能是惨重的伤亡,以及永远无法愈合的创痛。这种统一,不符合赵刚的想法,所以要想些比较友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一问题。

  赵刚陷入了沉思中。
( ← ) 上一卷  中华大帝国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亚博体育装饰官网《中华大帝国》是一本完本军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请关注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的“完结军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专栏或全本亚博体育装饰官网排行榜。
中华大帝国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