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将传_第9卷_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
????
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
?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 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亚博体育ios官方下载? 亚博平台官网? 武侠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仙侠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都市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言情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历史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军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科幻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灵异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同人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竞技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两性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亚博体育装饰官网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官场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现代文学? 重生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幽默笑话? 经典名着? 诗歌散文? 全本亚博体育装饰官网
杨家将传第9卷 作者:熊大木 时间: 2013-5-25 20:38:00

第三十三回 吕军师布南天阵 杨六使明下三关

  第三十三回 吕军师布南天阵 杨六使明下三关

  却说吕军师取过阵图一张,分付中营骑军五千,离九龙谷一望之地,筑起七十二座将

  台,每台令五千军守之。另外设立五坛,竖旗号,按青黄赤白黑之;内幵甬道七十二路,

  往来通透。待筑完备时,而后提调。骑军得令前去,按阵图筑立。不数,台坛俱已整齐,

  甚是完固,回报于吕军师,亲往巡视一遍。军师择定吉,下令诸将听调。

  三通鼓罢,五国军乌,齐齐摆列。吕军师先令鲜卑国黑靼令公马荣率所部军,列在九龙

  正南,摆作铁门金锁阵。分一万军,各执长,按为铁门,把守将台七座;又分一万军,各

  执铁箭,按为铁闩,把守将台七座;再分一万军,各执利剑,按为金锁,又把守将台七座。

  马令公得令,一声炮响,率军排列去了。有诗为证:

  画角齐鸣阵势幵,铁门坚固巧安排。

  对垒敌将若破,除是神仙秘诀来。

  吕军师又下令,着黑水国铁头大岁率所部军,靠九龙谷左排作青龙阵。分一万军,手执

  黑旗,按为龙须,把守将台七座;又军一万,分四队,各执宝剑,按为四个龙爪,把守将台

  七座;又军一万,各执金,按为龙鳞之状,把守将台七座。铁头太岁得令,率所部分布去

  了。有诗为证:

  青龙阵势智谋深,百万雄兵亦凛然。

  自是中朝豪杰在,敢驰骏马入南天。

  吕军师又令长沙国苏何庆,以部下靠九龙谷右排作白虎阵。分一万军,各执宝剑,按为

  虎牙,把守将台七座;分军一万,手执短,按为虎爪,把守将台七座。再令耶律休哥屯军

  一万,守将台六座于前,按为朱雀阵。耶律奚底屯军一万,守将台六座于后,按为玄武阵,

  绕围左右,作犄角之势。苏何庆、耶律休哥等各领所部而行。有诗为证:

  白虎加阵势雄,前排朱雀将台中,

  后居玄武藏机妙,敌国兵强不易通。

  吕军师再遣森罗国金龙太子,以所部军端守将台中座,按作玉皇大帝坐镇通明殿。令董

  夫人装作梨山老母。再绕中台分军一万,各穿青黄赤白黑服,按为四斗星君。另军二十八

  名,披头散发,绕中台前后,按为二十八宿。又令土金牛装为玄帝,土金秀手执黑旗,排成

  蛇之状,把守二门之北。金龙太子等各得令部兵去了。有诗为证:

  玉皇驾下列星君,阵势巍然智群。

  不是仙家亲降世,定教中原两平分。

  吕军师又令西夏国黄琼女,以所领女兵,手执宝剑,按为太星。萧挞懒率所部,各穿

  红袍,按为太阳星。仍令黄琼女赤身体,立于旗下,手执骷髅骨,遇敌军大哭,按为月孛

  ①星之状。耶律沙率所部巡视四方,按东西南北斗,结为长蛇之势。黄琼女等各引兵分布。

  有诗为证:

  战鼓频挝②势若雪,东西南北阵门幵。

  仙家摆作拿龙计,不想英雄识破来。

  吕军师又令萧后单公主率兵五千,各穿五袈裟,按为魂阵。内杂番僧五百,为

  魂长老。密取七个怀孕妇人,倒埋旗下,遇锋之际,摄取敌人精神。单公主得令,引兵

  依法而行。有诗为证:

  阵阵相连法甚奇,鬼神夜夜魄

  分明一本安邦术,变作天翻地覆机。

  吕军师下令耶律呐选五千健僧,手执弥陀珠,按为西天雷音寺诸佛。另以五百和尚分列

  左右,按为铁罗汉,总居六十二天门之首,以敌人威势。耶律呐领命而行。有诗为证:

  堂堂阵势列方圆,万马争驰绕将台。

  若使英雄齐角力,尽教圣主定中原。

  ①孛(bei,音备)——古时指一种彗星。

  ②挝(zhua,音抓)——敲打。

  吕军师排成阵势,着椿岩与韩延寿督战,每阵中以观红旗为号,指挥敌。果是仙家妙

  用,世人莫测。七十二阵,变怪奇异。昼则凄风冷雨,夜则河汉皆,好使人惧!正是:

  不有真仙幵妙秘,如何能破鬼神机?

  次,椿岩以师父阵囹已完,与韩延寿议曰:“今宋兵列营于对垒,可令人下战书与

  知,看他如何出兵。”延寿然其言,即遣骑军来见宋将王全节。全节批回战书。次,引李

  明等出九龙谷平川之地邀战,望见正北一座阵势,如生成世界一般,大惊曰:“番家必有奇

  才在军中,且未可即战。”道未罢,辽帅椿岩、韩延寿二骑飞出,厉声高叫曰:“宋将若只

  斗武艺,即便锋,如要斗文,试观吾阵。”全节顾李明曰:“北兵势锐,若与战,终是

  不利;以阵图与言,回兵计议乃可。”明然其言。全节曰:“斗战武夫较力之事,不足为

  奇,待再整阵图来破,方显高低。”椿岩笑曰:“任汝去排阵来战,吾不暗算汝矣。”乃收

  兵还营。

  全节归至军中,谓李明曰:“阵势小可颇谙①,未见今之异。当具奏朝廷,速遣将来

  辨视。”夸明曰:“事不宜迟,便速行之。”全节乃画成阵势图局,遣骑军垦夜往汴京奏知

  真宗。

  真宗看罢大惊,即遍示文武,无一人识得者。寇准奏曰:“臣视阵图,内中变化必多。

  除是三关召回杨六使,可识此阵;其他边帅,恐不能识。”帝允奏,遂遣使臣,径赴三关,

  来见六使。宣读圣旨毕。六使领旨,与诸将议曰:“既主上有旨,当得赴命。”因令陈林、

  柴敢守寨,自率岳胜、孟良等二十二员指挥使,统领三军,离佳山寨,赴京而行。此所谓明

  下三关也。君恩优渥②,将帅威仪,较前兄妹私行,真有天渊之隔矣。有诗为证:

  万战丛中争六合,干军队里定乾坤。

  英雄自有平戎策,直指旌旗入阵门。

  军马一路无词,不到京,六使以所部扎于城外。翌,随班朝见。真宗帝曰:“近因

  北征帅将进番人排下阵势图局,文武皆不能识。朕以卿太原将种,阵图素,卿试看此为何

  阵?”六使承旨,接过阵图视之,奏曰:“臣视此阵,必有传授,番邦无人能排此阵者。须

  容臣亲提士马,临敌境看视,方明其理。”帝允奏,赐六使金杯御酒,即命起行。六使谢恩

  而退,即率所部,离汴京,望九龙谷进发。

  ①谙(an,音安),熟悉。

  ②优渥(wo,音卧)——优厚。

  哨马报入王全节军中,全节听是杨六使到,不胜之喜,与李明等出营接。六使下马,

  与全节幷肩入帐中坐定,二人各叙起居。全节曰:“近因小可北征,不想番家于对垒排下阵

  势,甚是奇绝。今得足下来此,想有定论。”六使曰:“主上

  以阵图视之,小可一时难明。还待出阵前观视,看他变化何如。”全节然其言,令具酒

  醴相待,夜静乃散。

  次,六使下令出军。岳胜、孟良等披挂齐备,鼓罢三通,宋军鼓噪而进。北将韩延寿

  亦部兵列于阵前。杨六使端坐马上,高叫曰:“北兵休放冷箭,待吾看阵。”延寿认得是杨

  六使,自思曰:“此人将门出身,深识阵法。”下令各营,依红旗指挥,随时变化。番营得

  令,一声震响,阵图如山岳之势。六使于马上停视良久,谓诸将曰:“阵势吾曾排着几番,

  未曾见此变化。道是八门金锁阵,又多了六十四门;道是魂阵,又有玉皇殿。如此丛杂,

  如何敢破?只得回军商议。”岳胜等乃收军还营。北兵亦不来追赶。

  六使归军中,与全节议曰:“此阵果是奇绝,小可亦不能测。”全节曰:“君若不识,

  他人愈难明矣。”六使曰:“可急遣人奏知,请御驾亲征。然后计议。”全节乃差人赴京奏

  知。真宗闻报,与群臣议:“杨家不识其阵,必非小可,朕只得御驾亲征。”八王奏曰:

  “此一回须用陛下监战,方可成功。”帝意遂决,竟下命寇准监国,大将军呼延赞为保驾,

  八王为监军,敕沿边帅臣俱随征听调。旨令既下,诸将俱整备俟候不题。

  ,车驾高大梁,望幽州进发。正值夏未秋初,但见:旌旗卷舞西风急,斗帐凄凉夜

  寒。大军一路无词,不望九龙谷将近。杨六使、王全节等接于五十里之外。真宗下命

  于正南驻营。众将朝见毕。帝宣六使人御前,问其阵势如何。六使奏曰:“阵势排得奇异,

  臣亦参不透,正待圣驾来观。”帝允奏,下令明看阵。六使退出,分付各营整备不题。
第三十四回 宗保遇神授兵法 真宗出榜募医人

  第三十四回 宗保遇神授兵法 真宗出榜募医人

  却说北番听得宋君亲到,韩延寿与椿岩议曰:“宋君车驾亲来,还当具奏,请君后车驾

  亦来监战,则诸将知所尊命,可建大功。”岩曰:“此言正合我意。”延寿即具表,差人入

  幽州奏知。萧后得奏,与群臣商议。萧天佐奏曰:“陛下此行,乃图中原之大计,勿阻其

  请。”后大悦,因令耶律韩王监国,萧天佐为保驾,耶律学古为监军,即驾离幽州,大军

  浩浩,望九龙谷而来。韩延寿等接驾,奏知宋人不识阵势及宋帝亲征之事。后曰:“卿

  等各宜用心建功,若得中原,高职寡人不吝也。”延寿拜命而退。萧后立营于正北。分遣诸

  将翌见阵。

  平明鼓罢三通,正南宋真宗车驾拥出,将佐齐齐摆列前后,对垒萧后亦亲部军而出,遥

  见黄纛下真宗高坐马上看阵。萧后跨着紫骅骝,立于褐罗旗下,高叫曰:“宋君一统天下,

  尚有不足,屡图我山后九郡。今来决一雌雄,若破得此阵,山后尽归宋朝;不然,还要平

  分天下。”真宗厉声答曰:“汝陋夷之地,纵归献于朕,朕亦无用处。量此阵又有何难

  破!”言罢,身还营。萧后亦退。

  帝回至帐中,召诸将议曰:“朕观其阵,变化极多,卿等不能识之,将何为计?”六使

  奏曰:“臣父在,尝言:‘三卷六甲兵书,惟下卷难晓,皆是文妖道之术。想此阵必出

  于下卷。臣母或闻其详,乞陛下召来问之,或可晓其阵。”帝大悦,即遣呼延显赍敕命一

  道,星夜前去。显领旨,径赴无佞府见杨令婆,宣读圣旨曰:

  朕以御驾北征,适因番兵排下一阵,变化,军中莫测;且番人

  口出不逊,必与朕争衡。朕立意要破此阵。惟夫人久在太原,得先令

  公之指示,当明其窍,特来宣召。闻命之,即随便至,以慰朕怀。

  令婆拜受命毕,款待天使,因问阵势之由。显答曰:“前圣上因与萧后对阵,言语颇

  厉,故来宣取大驾,立待回奏。”令婆曰:“明即行。”呼延显辞出。次,令婆分付柴

  太郡曰:“圣上来宣,只得赴命。勿使宗保知之。”太郡领诺。天使催促起行,令婆整点齐

  备,与呼延显离杨府,径望幽州而去。

  适宗保打猎回来,因问:“令婆何往?”太郡曰:“入宫中见宋娘娘,有国事商议,数

  便回。”宗保怀疑,径进城中探问。遇守北门军校问曰:“曾见令婆过此否?”军校答

  曰:“侵早与天使赴御营去了。”宗保听罢,亦不回府,勒骑随后赶来。一路问信,皆道过

  去已久。看看将晚,宗保一直行去,不想走差路径,来到荒僻处,全没人烟。宗保大

  惊,待要再走,夜深月黑,莫辨路途。

  正在慌间,忽见谷中透出一点灯光。宗保随光影近前,见一所大房,似庙字之状,遂拴

  了马,连叩数声。里面有人幵门,引宗保进入,见一妇人,坐于殿下,两边仪从,极是雄

  伟。杨宗保拜于阶下。妇人间曰:“汝乃何人?夜深至此?”宗保道知本末,且言因与令婆

  走差路至此。妇人笑曰:“汝令婆赴军中看阵,如何识得?”因令左右具饮食,款留宗保。

  宗保亦不辞,幵怀食之。却是红桃七枚,馒头五包。食毕,妇人取过兵书一本,付与宗保

  曰:“吾居此间,近四百余年,未尝有人至此,今君到此,乃夙缘也。汝将此书下卷玩,

  内有破阵之法,可去扶佐宋主,降伏北番,作将门万代公侯,不失为杨家之子孙矣。”宗保

  拜而受讫。妇人令左右指教宗保出路。夭渐明,左右曰:“此去一直之地,便是大路。”

  言罢而去。宗保在马上且惊且疑。出得深山,恍然人境。问居民:“此是何处?”居民指

  曰:“前一座大山,乃红累山,内有擎天圣母庙,多年荒废,基址尚在。”宗保默然曰:

  “凡事不偶,此真乃奇遇也。”遂取出兵书玩之,读详味,不胜欢喜。后人有诗赞曰:

  英雄何幸有奇逢,一本兵书术窍通。

  此去定教扶圣主,将军真可倚崆峒。①

  ①崆峒(kongtong,音空同)——山名,在今甘肃省。此处指依靠,后盾。

  却说杨令婆随天使到御营中,朝见真宗。真宗赐慰甚厚,道知北番所布阵图之事。令婆

  曰:“臣妾先夫,曾留下兵书一册,未知此阵载得有否?容臣妾与六郎出阵观视。”帝允

  奏,令婆辞退。

  次,率六使及众将登将台观望其阵,但见刀兵隐隐,杀气腾腾,红旗动处,变化无

  穷。令婆细看良久,取兵书对之,不识在那款中。下得将台,谓六使曰:“此阵莫道我等不

  晓,就是汝父在,亦未见也。”六使曰:“似此如之奈何?”令婆曰:“我杨门不识此

  阵,他人愈难晓矣。”正在忧闷间,忽报宗保来到。六使怒曰:“军伍之中,他来何益?”

  道未罢,宗保已进帐前,见父怒气不息,乃曰:“爹爹莫非为阵图不识而烦恼乎?”六使

  曰:“汝勿妄言,好好回去,兔受鞭笞。”宗保笑曰:“我回去无妨,谁人来破此阵?”令

  婆闻其言,唤近身边问曰:“汝曾见此阵来?”宗保曰:“孙儿颇识阵图,试往观之,自有

  定论。”令婆遂令岳胜、孟良等保他登将台看阵。岳胜得令,引宗保登将台。

  [宗保]盼望良久,顾谓岳、孟曰:“此阵排得极巧,只可惜不全,破之甚易。”岳胜、

  孟良等惊问曰:“御驾前将帅云集,无一人敢正视此阵者,小本官何以识之?”宗保曰:

  “且回军中细说。”众人下了将台。岳胜入见六使曰:“小本官深明阵法,言破之甚易。”

  六使笑曰:“休听他胡语。”岳胜即出。宗保见令婆,道知阵图可破之故。令婆曰:“汝既

  能破,且问此阵何名?”宗保曰:“说起此阵,非等闲之比。自九龙谷正北布起,直接西南

  一派,都是按名把守,内有七十二座将台,筑幵雨道,路路相通,名为七十二座天门阵。靠

  右侧黑旗之下,杳杳,月无光,乃敌人之所,埋得孕妇在此,更为惨毒。此一处

  颇难破之。其外,尚有不全处:中台玉皇殿前,缺少天灯七七四十九盏;青龙阵下,少了黄

  河九曲水;

  白虎阵上,少了虎眼金锣二面,虎耳黄旗二张;玄武阵上,欠珍珠月皂旗二面。是几

  处,待孙儿依法调遣,破之如风扫残云,霎时即消,有何难哉?”令婆大惊曰:“吾孙何处

  得此妙诀?”宗保不隐,将所得兵书之事道知。六使听罢,以手加额曰:“此主上之洪福,

  使汝得此奇遇。”

  次,六使进御营,道知其阵名,具言有不全之处,破亦容易。真宗大悦曰:“既卿能

  识其阵,当以何进兵?”六使曰:“待臣子与宗保商议。”帝允奏。六使出到军中,唤宗

  保计议。宗保曰:“彼以干支相克之布阵,吾当以干支相生之破之。”六使然其言,下

  令诸将听候。

  不想真宗驾下王钦,私以阵图不全消息,遣人漏夜入番营报知。韩延寿接得大惊,急入

  奏萧后。萧后曰:“似此如之奈何?”延寿曰:“陛下可宣吕军师问之。”后即降敕,宣吕

  军师入帐中间曰:“卿排下其阵,缘何有几处不全?”吕军师自思:“彼军中亦有识此阵

  者。”乃奏曰:“果有未全,待臣按法添起,纵使轩辕复出,亦不能破矣。”后曰:“卿宜

  早设,勿使敌人测破。”吕军师出到场中,下令于玉皇阵上添起红灯;青龙阵上幵起黄河;

  白虎阵内左右建起二面黄旗,当中设立金锣二面;玄武阵上竖起月旗。分布齐备,已成全

  阵。正是:

  只因贼通谋计,惹起干戈大会垓。

  却说杨六使分遣诸将,幷依宗保指挥。择定其,奏帝出师。帝闻奏,下敕各营幷进。

  宗保复引岳胜等登将台观望,见天门阵布全,无路可入,叫一声苦,跌落台下。岳胜大惊,

  连忙扶入帐中,报知六使,急令人救醒,问其缘故,宗保曰:“不知谁了天机,使番人知

  之。今阵图添设完全,除是真仙下降,乃能破矣。”六使听罢,昏然闷绝。众人近前扶起,

  不省人事。令婆放声大哭,众将着慌。宗保曰:“令婆且慢啼哭,可请八殿下来计议。”令

  婆乃收泪,着人请得八殿下来到,令婆道知其由。八王曰:“既郡马有事,待奏知主上商

  量。”即辞令婆,入见帝,奏知六使得疾之由。帝惊曰:“若使延昭不起,朕之江山奈

  何?”八王曰:“陛下须出榜文,招募名医,先救好延昭,然后议出兵。”帝允奏,即出下

  榜文,挂于辕门外。

  次,军校来报:“有一老翁揭取榜文。”帝宣医人进于御前问曰:“卿何处人氏?”

  老翁答曰:“臣居蓬莱,姓钟名汉,人称为钟道士。近闻杨将军为阵图得病,臣特来救之,

  又解破阵之法。”帝见钟道士一表非俗。自思:“此人必有广学。”乃令钟道士往视六使病

  症。钟道士回奏臼:“臣能救治。”帝问曰:“卿还用药医,用针灸乎?”钟道士答曰:

  “臣观其症,气伤重,只须用二味药品。”帝曰:“卿试言之。”道士曰:“须要龙母头

  上发,龙公项下须。得此二味来,可疗其病。”帝曰:“二味药出何处?朕好使人求之。”

  道士曰:“龙须不必远取,只在陛下可办。龙母头上发,须问北番萧太后求讨。”帝曰:

  “萧氏朕之仇人,那里去讨?若有他药代得,愿出重金买办。”道士曰:“偏要此品来,则

  可下药。”八王奏曰:“延昭部下,皆能干之人,陛下出旨道知,或能有人求得者。”帝允

  奏,令钟道士且退。即着六使部下前去取药。令婆闻旨,与岳胜议曰:“此物可讨,只是难

  得机密人前去。”岳胜曰:“敢问老夫人有何计策?”令婆曰:“向闻我第四子改名木易,

  为萧后驸马。若有人通知其由,必能求得。”岳胜曰:“惟孟良最机密,可干此事。”令婆

  即召孟良,令其前往。
第三十五回 孟良盗回白骥马 宗保佳遇穆桂英

  第三十五回 孟良盗回白骥马 宗保佳遇穆桂英

  却说孟良慨然领诺,是夜来见钟道士,问要几多。道士曰:“汝去足可办事。其发不拘

  多寡。待求得后,可往御苑中,有匹白骥马,偷得回来,与宗保破阵。又有九眼琉璃井,亦

  在苑中,今青龙阵上九曲水,皆是此井化出,汝密将沙石填中一眼,其龙即旱无用,此阵

  易破也。”孟良领命,即偷出宋营,恰遇焦赞赶来。孟良曰:“汝来此何干?”赞曰:“因

  哥哥一个独行,我心不安,特来相陪同行。”良曰:“此行要办机密事,如何带得汝去?”

  焦赞曰:“独哥哥机密而我耶?定要同走一遭。”孟良无奈,只得带他,径到幽州城中

  安下。

  次,良谓赞曰:“汝且留在店中,我访驸马消息即回。”赞领诺。良遂装作番人模

  样,入驸马府见四郎,道知本官染疾,求取药品之事。四郎曰:“此间缉探者多,汝暂出,

  容吾思计求之,过几来取。”孟良领诺,仍复变形而出。

  四郎思忖半夜,心生一计,忽大叫心腹疼痛,不能停止,琼娥公主大惊,急令医官调

  治,愈称痛苦。公主慌张无计,间曰:“驸马此痛不止,要用何药可疗?”驸马曰:“我因

  幼年战力过度,翩血留于心腹。往时得龙须烧灰调服,已好数年,不想今又发矣。”公主

  曰:“龙须中原可有,北番那有讨处?”驸马曰:“得娘娘龙发,亦可代之。”公主曰:

  “此则不难。”即遣人前诣军中见萧后,道知取龙发疗驸马之事。萧后曰:“既驸马得疾,

  此如可愈,我安惜哉?”遂剪下其发,付与来人而回。来人将龙发进入府中,驸马取些发烧

  服之,其病顿瘥。公主大喜。次,四郎以所剩之发藏下,恰遇孟良又来,便付之。孟良

  接过,径回店中,付与焦赞曰:“汝将此物先去,我干事完,随即还矣。”焦赞领诺,带

  龙发星夜出幽州去了。

  只说孟良蓦地入御苑,向琉璃井边运下砂泥之类,将中眼填实,身出到马厩下,正遇

  喂养番人在彼看守,孟良作番语云:“太后有旨,道此马将用,着我牵出教场跨演。”守者

  曰:“请敕旨来看。”孟良早已假造停当,即便取出看验。番人无疑,遂付马与之。孟良骑

  出教场,勒走一番,近黄昏逃离幽州而去。比及番人得知,随后追赶,已走去五十里程矣。

  孟良偷得白骥马,走了一夜,回到军中,见钟道士,告知干完二件大事。道士曰:“不

  枉为杨家之部下。”次,请主上龙须,均以龙发,按方医治六使。一服便痊。

  真宗闻道士医好六使,不胜之喜,宣入帐中间曰:“汝愿官职荣身,还是只图重赏?”

  道士对曰:“贫道糜鹿之,不愿官职,亦不愿旌赏。贫道此来,非但调理杨将军,还要与

  陛下破此阵而去。”真宗曰:“卿若能建此功绩,朕当勒名于金石,垂之不朽。”道士曰:

  “此阵变化多端,一件不全,难以攻打。容臣指示宗保行之。”帝允奏,遂以钟道士权授辅

  国扶运正军师,除御营以下将帅,幷依调遣,不必奏闻。道士谢恩而退,来见六使。六使拜

  谢不已。钟道士曰:“尊恙幸得安痊,贫道当与令嗣破此阵图。”六使即唤过宗保,拜钟道

  士为师。宗保拜毕,道士曰:“军中调遣,还要这几人来用。”宗保曰:“要着谁人?乞师

  父指示。”钟道士曰:“令呼延显往太行山,取得金头马氏,率所部来御营听候。又差焦赞

  往无佞府,召八娘、九妹幷柴太郡。再令岳胜往汾州口外洪都庄上,调回老将王贵。着令孟

  良往五台山,召杨五郎。”分遣已定,呼延显等各领命而行。

  却说孟良前往五台山,来见五和尚,道知要破天门阵,乞下山相助之意。五郎曰:“前

  者澶州救吾弟回后,一意皈依①佛法,忘却兵事。今又来扰乎?”孟良曰:“此为国家

  大事,非由于已。师父可念本官勤劳,勿辞一行。”五郎曰:“北番有二逆龙,昔在沤州降

  伏其一,尚留萧天佐在。除是穆柯寨后门有降龙木二,得左一,可伏其人。汝若能求得

  此木,与我作斧柄,则可成事。不然,去亦无益。”良曰:“既师父务要其木,小可只得往

  求之。”五郎曰:“汝就去索取此物来,吾当整备俟候。”

  ①皈(gui,音归)依——原指佛教人教仪式,后泛指信奉佛教或参加其他宗教组织。

  孟良即辞五郎,径望穆柯寨来。恰遇寨主,乃定夭王穆羽之女,小名穆金花,别名穆桂

  英,生有勇力,箭艺极,曾遇神授三口飞刀,百发百中。是正与部下出猎,中一鸟,

  落于孟良面前。良拾得藏之。行未数步,忽有五六喽罗赶来,叫声:“好好将鸟还我,饶你

  一死。”孟良听得,停住脚步。噗罗近前,一齐发作,被良打得四分五裂而走。良又行得一

  望之地,喽罗报与穆桂英,部众追来。

  良闻后面人马之声,知是贼兵赶来,取出利刃,身待之。一伏时,桂英大骂:“诛不

  尽的狂奴,敢来此处相闹耶?”孟良更不答话,舞刀相战。桂英举之。二人在山脚下,

  连斗四十余合,盂良力怯,退步便走。桂英不赶,与众人把住路口。孟良进退无计,谓喽罗

  曰:“吾将鸟还汝,幵路放我过去。”噗罗曰:“汝来错路头,谁不知要过穆柯寨者,要

  留下买路钱?汝着无时,一年也不得过去。”孟良自恩有紧急事,只得下金盔当买路钱。

  喽罗报与桂英,桂英令放路与过。

  孟良离却此地,径回寨来见六使,道知五本官要斧柄,穆柯寨主难敌,又将金盔买路事

  诉了一遍。六使曰:“似此如之奈何?”宗保曰:“不肖与孟良同走一遭。”六使曰:“恐

  汝不是其敌。”宗保曰:一自有方略。”即引孟良,率军二千,来到寨外索战。

  穆桂英听得,全身贯带,部众鼓噪而出。宗保曰:“闻汝山后有降龙木二,乞借左边

  一与我,破阵事定之,自当重谢。”桂英笑曰:“其木确有,赢得手中刀,两都拿

  去。”宗保大怒曰:“捉此人,自往伐取。”乃直奔桂英。桂英舞刀来。两骑相

  ,二人战上三十余合,桂英卖个破绽,拍马便走。宗保乘势追之,转过山拗,一枝箭到,

  宗保坐马已倒。桂英回马杀来,将宗保活捉而去。孟良随后救应,寨上矢石下,不能近

  前,良曰:“汝众人勿退,须待思量着计策,救出小本官。”众军依言,遂屯扎关下。不题。

  却说穆桂英捉宗保入帐中,令喽罗绑缚之,宗保厉声曰:“不必用苦刑,要杀便杀。”

  桂英见其青年秀丽,言词慷慨,自思:“若得与我成为夫妇,不在为人生一世。”密着喽罗

  以是情通之。喽罗道知宗保,宗保半晌自思道:“我要得他降龙木,若不应承,死且难免;

  莫若允其请,而图大计。”乃曰:“寨主不杀于我,反许成姻,此莫大之恩也,敢不从

  命?”喽罗以宗保之言回报,桂英大喜,亲扶宗保相见,令左右整备酒醴相待。二人悦。

  饮至半酣,忽寨外喊声大震,人报宋兵攻击。”宗保曰:“既蒙寨主不弃,还请幵关与

  部下知之,以安其心。”桂英依其言,令噗罗幵关说知,放孟良入帐中。良见宗保与桂英对

  席而饮,知是好事,乃曰:“小本官在此快活,众人胆亦惊破。”宗保以寨主相顾之意道

  知。良曰:“军情事急,当即回去,再得来会。”宗保辞桂英而行。桂英曰:“本待留君

  于寨中,既戎事倥偬①,只得允命/宗保径出寨来,桂英直送至山下,似有不舍之意。宗保

  曰:“倘遇救应之处,特来相请。”桂英领诺而别。后人有诗赞曰:

  甲士南来战阵收,英雄到此喜相投。

  非惟免祸成姻偶,从此佳人志愿酬。

  宗保率众军回见六使曰:“不肖锋,误被穆寨主所捉。蒙彼不杀,又与孩儿成亲,特

  来请罪。”六使大怒曰:“我为国难未宁,坐卧不安,汝尚贪私爱而误军情耶?”喝令推出

  斩之,左右正待捉之,令婆急来救曰:“我孙儿虽犯令,目下正图大计,还当便宜放之。”

  六使曰:“遵母所言,权囚起于军中,待事宁之后问罪。”孟良曰:“本官息怒,小本官结

  姻,诚不得已,特为降龙木之故,望赦其囚。”六使不允,径将宗保囚下。

  次,良密人军中见宗保曰:“适见钟道士,言小本官该有二十血光之灾,在此磨

  折,只得忍耐。”宗保曰:“吾之心事,惟汝知之。穆寨主英雄女,且军中用得此人,必

  获大利。汝再往见之,一者求降龙木,二者着他来相助。”孟良领诺,即径诣穆柯寨见桂

  英,说知本主特来相请,幷要求取降龙木之由。桂英乃曰:“正待着人请汝主,我如何离

  得此地?速归拜上小本官,再不来时,我部众来斗也。”孟良听罢愕然曰:“既寨主与小本

  官成其佳偶,正宜往军中约会,何故出不睦之言?”穆桂英怒曰:“当我少见识,被汝引

  去,今又来摇舌,若再说,试我刀利否?”孟良不敢应。退出在外,思忖一计道:“若不用

  着毒心,彼如何辄肯下山?”至黄昏左侧,盂良密往寨后,放起一把无情火。正值九月夭

  气,夜风骤起,霎时间烟焰冲天,谷通红,穆柯寨四下延烧。众噗罗大惊,齐来救火。孟

  良提刀入桂英寨内,将其家小杀去一半。比及得知来赶,却被孟良砍伐降龙木二,奔往五

  台山去了。

  ①倥偬(kongzong,音恐总)——急迫。
第三十六回 宗保部众看天阵 真宗筑坛封将帅

  第三十六回 宗保部众看天阵 真宗筑坛封将帅

  却说孟良用火计,焚毁穆柯寨,星夜逃往五台山。天色渐明,火势已灭,寨之前后,烧

  得七残八倒。穆桂英怒气填,便点部下军士,杀奔宋营,报此仇恨。部将进说曰:“此必

  孟良见寨主不肯下山,故行此计。今山寨凋零,家小抛弃,不如相助宋君,一者佳配完全,

  二者建功于朝廷,亦良会也,何必自伤和气耶?”桂英沉半晌,乃曰:“汝言极是。”即

  命将寨中所积粮草,用车装载齐备,扯起穆柯寨金字旗号,率众径赴宋营中来。正是:

  只用奇计能成绩,引到英雄建大功。

  骑军报入六使寨中,道知穆寨主部众来到。六使怒曰:“深恨此泼,勾引吾儿,致误

  军事。今又来相惑耶?”因统部兵五千,出军前大骂:“人好好退去,万事俱休;若不

  收军,汝命顷刻。”桂英怒曰:“好意来相助,反致凌辱之甚。”遂舞刀跃马,直取六使。

  六使举战。经数合,不分胜败。桂英生致之,佯输而走。六使纵骑来追。一声弦响,

  中六使左臂,翻落马下。桂英勒回马捉之。此时岳胜、焦赞等皆不在军中,无人救应。桂

  英令将六使解回原寨。

  忽山坡后旌旗卷起,一彪僧兵截出,乃是杨五郎与孟良来到。桂英列幵阵势,孟良拍马

  近前,望见六使高叫曰:“本官如何被捉?”六使未答。桂英问曰:“此是谁人?”孟良

  曰:“正是小本官父亲。”桂英惊曰:“险些有伤大伦。”亟下马,着手下解幵六使,扶于

  上座拜曰:“一时不识大人,万乞赦有。”六使曰:“汝且起来相见。”五郎等都会一处,

  合兵回至军中。六使令放出宗保。桂英拜见令婆,令婆不胜之喜曰:“此女真乃吾孙之偶

  也。”因命具酒醴,与五郎等接风。五郎见母哀感甚切。令婆曰:“此吾儿该有佛缘,不必

  过伤,留得汝母在时,终教相见也。”五郎收泪谢之。

  酒至半酣,人报岳胜、呼延显等调取各处军马皆到。六使大喜,即出寨接。有王贵、

  金头马氏、八娘、九妹等,齐入帐中相见毕。六使请王贵坐上,拜曰:“有劳叔父驰驱风

  尘,侄儿之过也。”贵曰:“侄以国事用我,安敢以劳为辞?”令婆等都来叙;,仍教设

  席相待,众人饮而散。

  次,六使入奏真宗曰:“臣今调取沿边诸将,已各听候,特请圣旨破阵。”帝曰:

  “卿既以诸将齐备,亦宜审机而行,勿使敌人得志而挫动我军锐气。”六使领命退出,与宗

  保商议进兵。宗保曰:“师父昨言,目下未利出师,尚容择而进。不肖先率诸将,前往探

  听一回,徐议破敌。”六使然其言。

  平明鼓罢三通,宗保全身贯带,扬旗鼓噪而出。对垒番将马鞑令公韩延寿,耀武扬威,

  跑出阵前,见南阵旗下,众将拥着一少年郎君,端坐白骥马上,延寿认得其马是萧后所乘,

  大喝一声曰:“臭匹夫休走!”其声如空中起个霹雳。宗保听了,翻身落马,众将救起。

  番帅亦收兵还营。时六使闻此消息大惊,即引兵来救,众将已扶宗保入帐中坐定。钟道士进

  丸药一粒,吃了始苏醒。六使问其坠马之故,众将答道:“被番人厉声一振,不知小将军因

  何便倒。”六使忧闷无计,乃曰:“未与锋,畏惧若是;倘临战斗,焉望其成功?”钟道

  士曰:“此非弟子不能战阵,盖因未年丁,难以拒敌。必须奏过主上,授以重任,赐其壮

  年,方能御波阵势而破辽众也。”六使依其议,奏知真宗以宗保年幼,难拒大敌之故。

  真宗与群臣计议,八王奏曰:“陛下建不世之功,当有大授之臣。今北兵众盛,不有

  韩元帅之职,安能付服丑虏?乞重封宗保,以破辽众,天下太平立见矣。”帝曰:“当封以

  何职?”八王曰:“陛下须效汉高祖筑坛拜韩信故事,使诸将知所遵令,摧坚斩敌,无不尽

  命。”帝允奏,下命军校:于正南隙地,筑立三层将台,按着天地人;五方竖起五旗号,

  按青黄赤白黑;札仪法物,俱如汉时所行。

  不二,军校筑完坛所回奏。帝斋戒沐浴,择吉,率群臣至坛。宣宗保诣御前,焚香

  告誓毕,帝亲为挂大无帅印,封为吓天霸王、征辽破阵上将军。宗保领旨谢恩。帝谓众臣

  曰:“朕以宗保年幼,寡人特赐一岁,以作丁之数。”八王奏曰:“既蒙陛下赐他一岁,

  群臣亦赠一岁,共凑成一十六岁,过丁,使出兵有万倍之威。”帝悦曰:“卿见更高。”

  即如议下敕,差军校捧金牌,送宗保归营。宗保再拜受命,与军校先行。帝同群臣下坛,仍

  回御营。

  翌,宗保坐中军行事,下令各军听候,请钟道士人帐中商议进兵。钟曰:“番兵阵势

  甚雄,当先令一人前往探听一遍,然后徐议攻击。”宗保乃问军中:“谁敢往视天门阵?”

  道未罢,焦赞应声曰:“小将愿往。”宗保曰:“汝急之人,恐有误事。”钟曰:“这一

  回正用得此人。”宗保允其行。焦赞入营中,与牙将江海议曰:“今特往观北阵,君有何计

  教我?”海曰:“若无萧太后敕旨,如何能进?公既要往,还须持假敕旨而去?”赞曰:

  “敕旨能假,那里讨着印信?”海曰:“此事何难?吾父曾为萧后内官,得其印式。我依样

  刻出无错,然后与公前行,决不误事。”

  赞大喜,即请着假敕文,用了假印信,星夜出到九龙谷。先观铁门金锁阵,见番帅马荣

  威风凛凛,立于将台之上,部下把守得如铁桶一般。马荣见焦赞问曰:“汝是谁差到此?”

  赞曰:“娘娘有敕旨,着我来打探一番。”荣曰:“请敕旨来看。”赞辄取示之。荣看罢,

  令幵阵与过。”赞大叫一声,遂过了铁门阵,径到青龙阵。大将铁头太岁厉声曰:“此处是

  何所在,汝敢来扰耶?”赞曰:“娘娘有敕旨,差来巡视,何为扰?”太岁见敕,遂幵

  了青龙阵放入。赞遍观里面,见甬道丛杂,变化不常,但闻四下金鼓之声,心内颇惧。走过

  白虎阵,恰遇守将苏何庆,喝问:“谁来撞吾阵?”赞道:“承娘娘敕令巡视。”苏何庆见

  旨,幵阵与过。赞连忙走到太阵,见一起妇人,赤身体,台上风凛凛,黑雾腾腾,不

  觉头旋脑,几致昏。黄琼女手执骷髅,将焦赞截住。赞喝曰:“吾奉娘娘敕旨,巡视天

  阵,汝何得拦阻?”琼女素取敕旨视罢,始得释放。赞从旁路而出,至北营数里之外,乃得

  萧后屯军所在。此时被韩延寿缉知,亟来追捕。

  焦赞连夜走回军中,见宗保,道知阵图奇异,难辨往来;更有太阵,妖气人,尤难

  攻打。宗保听罢,请来钟道士商议。钟曰:“夜观星象,大阵内当有反变。先下令破了此

  阵,其余可以依次进攻。”宗保曰:“太阵中有妇人赤身体,此主何意?”钟曰:“彼

  按为月李星,手执骷髅,遇战,哭声一动则敌将昏坠马。今破阵,先要擒着此人。”

  宗保曰:“谁人可往?”钟曰:“金头马氏前去,必能成功。”宗保即命金头马氏曰:“汝

  部兵二万,从第九座天门攻入,我自有兵来应。”马氏领兵去讫。宗保又唤过八娘曰:

  “汝部马军一万,靠太而守,彼有军出来,乘势攻之。”八娘亦领兵而行。宗保分遣已

  定,与钟道士登将台隙望。

  却说金头马氏部兵从第九门呐喊攻入,恰遇黄琼女赤身体来敌,马氏骂曰:“汝乃一

  国名将,为西夏王亲生女,部众远来助逆,不为正用,而居下之职;披形体,不识羞

  ,而乃扬威来战。纵使成事,亦何面目回见汝主乎?”琼女被骂,无言可答,自觉羞愧,

  勒马便走。马氏见台上刀密布,亦不追赶,与八娘合兵而回。
( ← ) 上一卷  杨家将传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亚博体育装饰官网《杨家将传》是一本完本经典名着。更多好看的免费经典名着,请关注武王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的“完结经典名着”专栏或全本亚博体育装饰官网排行榜。
杨家将传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亚博体育装饰官网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